欢迎访问30网!

400-0069-935

展开

30网在线客服

  • 售前:peter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售前:jeming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售前:jack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售后:技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电话:400-0069-935
  • w30www@hotmail.com
x
欢迎来到30网络,香港高防机型超低活动价促销中!
稍后再说 立即咨询

新闻动态

从太空计划到百亿抢单,还有什么能阻挡亚马逊的野心

如果要评选过去一年里,全球资本市场上表现最为劲爆的企业,那么亚马逊毫无疑问的可以上榜。出色的业绩使该公司的市值在周四尾盘交易中超过1万亿美元。在1月31日星期五上午的盘前交易中,亚马逊股票的开盘价为每股2,042.51美元,是去年以来的最高价。

亚马逊-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片来源于网络

 

亚马逊的AWS云计算部门的收入正在增长,好于预期,达到了98.5亿美元,该部门正受到来自微软的日益激烈的竞争。该部门继续在亚马逊的整体财务业绩中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该公司报告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为39亿美元,比分析师的预期高约44%,其中26亿美元,占AWS归属总收入的67%。

强劲的增长势头也没盖过亚马逊的雄心,Amazon Web Services希望通过遵循之前为其提供过出色服务的云模型来主导地面站市场。

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家和公司找到理由将卫星送入我们的天空,一场太空之战正在悄悄展开。

传统上,地面站由Inmarsat和Iridium等主要卫星公司运营,或由美国等国家运营。卫星运营商要么自己建站,要么租用别人的站点。

然而现在这种情况可能会改变,亚马逊的网络服务希望通过每分钟向用户出租天线来反映出他们从企业数据中心到云计算的转变所取得的成功。该公司声称,这种地面站即服务可以为用户节省高达80%的成本。

野心勃勃的太空计划

AWS地面站总经理Shayn Hawthorne告诉记者:“对我来说,这与几年前采用云技术的情况非常相似。”。

“以前,初创企业可能没有(数据中心)能力,因此他们很容易跳入云端。也有一些已经建立的、真正有能力的客户,他们构建了自己的内部部署功能,但也会使用云来获得额外的容量。”

他预计地面站也将发生同样的情况,像Myriota和Capella Space这样的卫星初创公司将使用AWS来满足大部分(即使不是全部)连接需求。Hawthorne说,规模较大,已建立但未命名的卫星公司同样“将AWS Ground Station视为可动态扩展的额外容量,以支持他们最初构建架构时没有计划的新需求”。”

2019年5月,AWS在俄亥俄州和俄勒冈州启动了地面站,随后在11月在巴林建立了一个站点。预计到今年年底将运营10个此类站点。“这将使我们的卫星网络能够在欧洲地区、中东、非洲地区、东南亚、亚洲本地区、澳大利亚、南美具有下行链路功能,然后再回到美国,” Hawthorne表示。

他说,一旦地面站接收到数据,该数据就会被发送到附近AWS数据中心,而这些数据中心的距离地面站最多9.5毫秒传输路程。从理论上讲,如果光以每秒20万公里的速度在光纤中传播,这一距离将达到2000公里(或1200英里),但光纤通常不会沿着不间断的直线部署。“所以我们离数据中心足够近,我们的子广域网可以渗透到与地面站相连的每个区域,为了降低延迟我们还做了一点边缘处理,然后把数据放到云里。”

当然,这种云是AWS自己的——能否主导地面站市场与它的云服务直接相关。“当用户登录AWS时,实际上可以进入我们的地面站控制台,” Hawthorne说。“然后,用户可以根据自己是否具有卫星或空间数据处理能力来获取云服务。”

Hawthorne说,GS服务直接将数据传输到AWS S3存储区中。“无论何时,客户都可以将这些数据从AWS移到他们想要去的任何地方。但这些地方要像其他任何服务一样,首先要通过天线进入AWS。”

尽管Hawthorne没有明确表示,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AWS GS与亚马逊控制全球网络的另一项雄心勃勃的项目相关:Project Kuiper。Kuiper由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前卫星副总裁Rajeev Badyal领导,目标是运营大约3,236颗卫星,为地球上的人们提供高速宽带连接。

FCC文件称,Kuiper System将“利用亚马逊的地面网络基础设施为客户提供安全、高速、低延迟的宽带服务”。但是为了覆盖到AWS数据中心和光纤投资的地面基础设施,Kuiper将使用“分布在Kuiper系统服务区域的网关地球站站点”。

从技术上讲,该文件(FCC文件)可能涉及的是另一组站点,但这似乎不太可能。当前唯一的障碍是,AWS GS仅支持X波段、S波段和UHF波段频率-而Kuiper将使用Ka波段。

Hawthorne说:“我们在三个特定的频段工作,这三个频段是低地球轨道小型卫星CubeSat客户目前关注的重点。”

Hawthorne拒绝透露GS将何时支持Ka,只是指出“我们愿意根据客户的需求为客户集成功能频率。”

随着像Iridium和Inmarsat这样的大型卫星公司使用L波段,“如果我们有客户想要的话,我们将设法弄清楚如何安装这些类型的天线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天线为亚马逊、他的竞争对手和客户提供了另一个战场。该公司目前正在与国防承包商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合作建立地面站,但Hawthorne指出这一合作伙伴关系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如果找到优质的天线,它可能会改变。

Hawthorne说:“我们最初开始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合作,因为我们对许多不同类型的天线技术非常感兴趣。” “我们非常想与多家公司会面,以获得最具成本效益。”

目前,抛物面天线需要单独的天线才能与单独的卫星通信。“如果我们可以改用某些天线,使您可以同时使用一个天线与多颗卫星进行通信,那么它将对我们有很大帮助。”

和微软“抢”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或可成功

除了将云服务搬到太空这种清奇的想法,和微软抢生意也体现了亚马逊“称霸”云市场的野心。

去年10月底,微软赢得了美国国防部价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但在去年11月,也就是在该合同被授予微软几周后,亚马逊对美国国防部的决定提起了诉讼。

去年在微软与美国国防部达成协议前,亚马逊一直是赢得美国国防部“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Joint Enterprise Defense Infrastructure,简称JEDI)合同的最大热门,但最终去败给了微软。该合同可能持续10年,未来十年价值高达100亿美元。

此前,美国国防部调查并了结了有关亚马逊利益冲突的指控,但最终认定微软更有资格获得这一合同,并强调结果是公平的。但亚马逊的云计算部门亚马逊云服务(Amazon Web Services,简称AWS)则有不同意见。它在声明中表示,它拥有独到经验,有资格提供美国军方所需的关键技术。

今年1月中旬,一份法庭文件显示,亚马逊将要求法院暂时阻止微软履行与美国国防部签订的价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2月中旬的时候,美国法官特里夏·坎贝尔-史密斯(Patricia Campbell-Smith)批准了一项禁令,暂时禁止微软执行与美国国防部的百亿美元云计算合同。对于法院的裁决,美国国防部和微软声称感到失望。但微软表示,它相信最终会获准推进这个项目。

现在,帕特里夏·坎贝尔-史密斯表示,亚马逊可能会成功,因为它认为美国国防部没有正确评估微软的价格方案。她补充表示,亚马逊可能会表明,微软的方案并不像美国国防部评估的那样“在技术上是可行的”。

从太空计划到抢微软生意,都可以看出亚马逊在云市场的野心,但他能能否一家独大,这还不好说,正如相关专家所言“我们看到大公司和小公司之间的争斗正在酝酿之中。大公司的胃口很大,他们用集成套件抢占了市场的主要部分,而小公司则更灵活,他们提供了最好的功能和创新。“

云计算是一个数万亿美元的市场,这意味着它足够大,可以让多个玩家同时用餐。未来的云市场也不可能一家独大,AWS、微软、谷歌、VMware、IBM等知名企业都将占据一席之地。